"陆……"

见到这幕,赵白曼面色瞬间苍白起来,可紧接着定睛一看,口中的惊叫又生生噎了回去。

只见地上被打成马蜂窝的尸体并非陆兴文,而是那名司机。而其手中紧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