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柳儿也是没有办法,与其这么坐立不安,还不如找点事情做,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。

“柳儿姐,你的手法太顶了,实在是太舒服了,肩膀那里再揉揉。”丁宁舒服的说道。